文苑撷英

白建礼 散文——《消失的兵种、永不泯灭的军魂?》

编辑:白建礼     时间: 2019-01-10     点击:5829次    分享到:

消失的兵种、永不泯灭的军魂


心情平复了许久,也在心里酝酿了很久,终于提起笔来写这篇文章。2018年10月9日,人民大会堂北大厅华灯璀璨,气氛庄重热烈,红色背景板上,“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授旗仪式”字样分外醒目,500余名身着新式制服的消防救援人员整齐列队,以昂扬饱满的精神状态等候仪式到来。10时30分,授旗仪式开始,全场高唱国歌,威武的仪仗队员护卫着中国消防救援队队旗,正步行进到主席台前,全场人员向队旗庄严敬礼。看着资讯里播放的画面,躺在沙发上的我不由得站起身来,向着电视画面敬了一个阔别了二十八年的标准的、庄严的军礼。

那一刻我的眼睛模糊了,部队的生活、训练、出警等等场景一幕幕在眼前掠过,身体里一阵阵热血在沸腾。聆听着习总书记的训词,我为我曾经是一名消防兵而骄傲和自豪,每当我想起自己的军旅生涯,展现在脑海里的一幅幅画面是那么清晰,那么多彩,我也常常为此感到骄傲并幸福着。军队生活的3个春秋永远是我人生当中最宝贵的财富,每每忆起往日和战友无拘无束的欢声笑语,想到那充满战斗豪气的训练场,我就仿佛回到了金戈铁马的军营生涯,重温昔日部队生活的美好!退伍多年,部队的军哨声,清脆嘹亮,经常在梦中响起,每每听到哨声,身体还是会自然地紧张、激动起来,心中始终铭记着那是部队起床、早操、训练、紧急集合的的信号。记得刚复员的第一个星期天的早晨我定了闹钟准备早起,但是晚上做梦出火警我一骨碌坐起身来就去抓衣服,在这一刻我伸出来的手突然停了下来,原来不是出警的警铃声,坐了好一会我才回过神来。在我的生活中,衣食住行都离不开军旅生活的影响,军绿色是我最喜欢的颜色,退伍时留下的警衔警徽都被我保存至今,这些物件见证过我那段珍贵的军旅生活,彰显的是军人的本色,我一直舍不得丢弃它,每一年都要拿出来看看,对着警徽、警衔、复员证默默的凝视片刻……

随着年龄的增长,对于“军人”我理解的也更加深刻,军人的牺牲是一种胸怀,是一种风采。使命的履行必须是甘于付出鲜血和生命,军人的奉献牺牲是最纯粹的、最彻底的、无条件的。大火、地震、洪水等自然灾害面前,你就可以看到什么是中国军人。因为他们始终秉承着“人民利益高于一切”的光荣传统,危难时刻总是把危险留给自已将苦难一肩担当,为中华挺直脊梁,为国家撑起一片晴空。就是脱了军装的,骨子里仍保留着军人的本色,任何时候,任劳任怨,发扬革命传统,依然都保持军人风范。作为军人,大家无悔,因为大家选择了军人这个牺牲奉献的职业。

我曾是一名武警消防战士,因为当我穿上那绿色的军装,心中便油然升起责任感,自然的为我是一名消防战士倍感自豪。头上的徽章让我骄傲,水枪、水带、消防梯、消防斧、消防绳,保卫着五星红旗,保卫着安定与微笑。盾牌让我知道,我的责任是多么的重要,保护国家及人民的财产生命,我不敢怠慢分毫。初入伍时的壮志凌云,想象的美好,都被一次次,一场场火灾扑救,用水与汗水熄灭了我的天真与浮躁;一次次战斗,一场场拼搏,让我经历了血与火的淬炼,让我快速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消防战士。

在时间的沉淀里,离开部队已二十八个春秋,但我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,每当看到资讯里提到消防战士,我都会认真的把资讯看完,记得感动中国的杨科璋是一名消防中队引导员,牺牲时年仅27岁,当战友们发现时他仰面躺在地上,而他所营救的小女孩被他紧紧搂在胸前,由于杨科璋身体的缓冲小女孩除头部擦伤外没有任何损伤,可杨科璋却伤重不治,为了保护小女孩他在坠落的过程中依然没有松手,在生命最后一刻他依然保持着抱孩子离开时的姿势。2008年5月12日,这是无法被忘记的一天,汶川发生8.0级地震,消防官兵日夜奋战在救援一线。悲壮的一幕定格在2014年“五一”节, 上海一高层住宅突发大火,扑救中,两名90后消防员受轰燃和热气浪推力从13楼坠落,坠楼瞬间,他们手拉着手,生死关头不离不弃。

军中有句俗话,“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”,而消防兵则是:“养兵千日,用兵千日”。消防兵,是和平年代离牺牲最近的一个兵种,一代代年轻的消防官兵,用生命上演最美逆行,诠释军人的职责与荣耀。再见了,中国最后的消防战士!

(黄陵矿业  白建礼)

上一篇:郑红 散文——《又是一年飘雪时》 下一篇:刘 青 摄影——《当冬雪踏过大地》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友情链接:金沙国际娱乐亚洲城xiangbao888宝马线上娱乐手机版www.36500365.com澳门二十一点游戏金沙赌城手机版澳门永利集团yzc1166亚洲城亚洲城ca88唯一官网w88club优德